忘忧假发店:头发是假的 但带来的"阳光"是真的

2020年01月21日 16:39:03 来源:华龙网
记者 刘艳 黄宇 编辑:王雪意

  向西南方跨过嘉陵江后,石门大桥在中渡口码头拐了弯,连接着汉渝路和沙滨路。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就坐落在这个湾里,依山傍水,俯瞰嘉陵江。

  沿着汉渝路往下,是离医院最近的商铺群。这些已上了年代的老建筑里,开着不少餐厅、药店、快捷酒店,它们的受众定位很明显,就是医院里的病人。

  8年前,这里一个角落悄悄开起一家假发店。每次从门口过,就能闻到从店里飘出来的发剂香味。

  不大的店面里,放着各式各样的假发。由于店面不现眼,在病友的口耳相传下,店里的顾客基本都是因化疗掉了头发的患者,而这其中90%以上的客人是女性。

  发丝散落一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们或捂脸流泪,或故作坚强……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小店内发生。春节临近,光顾假发店的顾客较往日多了不少。假发,成为她们对抗肿瘤的一副“盔甲”,是希望,也是尊严。

  戴上“阳光”

  假发店里,短发齐肩、不规则刘海,衬着陈露有些苍白的脸。对着镜子,陈露又理了理刚修剪好的刘海,左右侧身打量着自己。

  假发店老板阿明在一旁,拿起一面大大的镜子,配合陈露,让她也可以打量自己后脑勺的发型。对着镜子几番拨弄,陈露终于起身,转身问道:“好看吗?”一旁的母亲捣蒜般点头。

  陈露今年不到30岁,一年前被诊断患上乳腺癌。开始化疗后,头发掉光了。看着镜子里光头的自己,眼泪不自觉地往下流,陈露觉得“跟死了没什么区别”。

  在病友口中听说了阿明的假发店,她总想着要来看看,“想找回有头发的自己”。

  春节前,她要出院回老家过年。出发前,在母亲的陪同下,陈露在店里选中了一顶手织假发。试戴后,阿明根据陈露提出的要求,修剪了刘海、鬓发,让假发更适配她的脸型。

  “好看!”阿明舞动着剪刀。

  “嗯,没生病前,我是很美的。”陈露说话声音明亮,不时看看镜子,继续提出修剪意见。看着女儿神情变得轻松,一旁的母亲也露出笑容。

  在假发店,做化疗的患者似乎比在熟人、朋友面前更自在,也更容易聊起自己的事。

  像陈露一样踏进假发店的客人,阿明说,90%以上都是女性。在他看来,这很好解释,“女人总是爱美的,男人剃了光头问题也不大。”

  好看是其次,掩盖病情才是假发最大的功能。年过六旬的陈钟玥在假发店买下两顶假发,每戴两三个月,她都要把其中一顶假发送来打理、消毒,期间就戴另一顶假发,即使去医院化疗,假发也一直戴着,她不愿让别人看到自己光头的样子,知道她病了。

  戴上假发前,不少人都会把仅剩的几根稀疏的头发剃掉。可当阿明刚拿起推子时,不少坐在镜子前的人泪珠已哗哗落下。整个剃发过程,有人紧紧闭眼,有人默不作声。直到戴上假发,她们紧绷的神经,才慢慢放松下来,透过镜子仿佛觉得自己又跟以前一样了,敢出门见朋友,能回到正常生活。

  “头发虽然是假的,但它带来的‘阳光’是真的。”阿明说。

  顾客“慢走”

  和陈露的活跃不同,更多时候,沉默才是这个小店的主旋律。

  阿明假发店的营业时间,随医院化疗病人的节奏而定,早上8点过就开门。

  1月6日上午,一开门,阿明的店里来了个40多岁的中年妇女。她带着帽子,把自己的头裹得严严实实,进店后眼睛快速扫了一圈货架,眼光落在一顶假发上,“这个多少钱?”

  “1680元。”阿明回答。

  “适合我吗?”中年妇女边拨弄假发,眼睛边在其他假发上游走。

  “大姐,你戴这款更合适。你看这个发型和你脸型好搭。”阿明递上另一顶假发,帮中年妇女套在头上,带到镜子前打量。这款假发380元。

  中年妇女点点头,快速付了钱离去。

  多年的经验让阿明能够快速读懂顾客需求。不论是到店里慢慢挑选,还是平时路过暗中打量,对化疗病人来说,假发代表着对抗肿瘤的信心和希望,而挑选假发的过程,是一个仪式感很强的建立信心与希望的过程。

  阿明说,店里假发分手工和机织,价格从380元到2680元不等。生病的人,花费本就多,看到有的客人在价格上犹豫,他都会含蓄的推荐其他款,不让他们尴尬。

  阿明还记得,几年前,店里来了一名年轻女生,打量完一圈假发后,没有要求试戴,而是先问了价钱。

 [1]  [2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