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记者4年经历67次化疗 考心理咨询师因“脱相”被考官拦下

2018年11月02日 09:37:57 来源:浙江在线
记者 史春波 编辑:徐蕾

  浙江在线11月2日讯(记者 史春波)太突然了,那个我们曾经非常熟悉的、很有个性的主持人说走就走了。这几天,央视主持人李咏因癌症去世的消息,引起公众叹息。

  而在浙江绍兴,同样是媒体人的张维特别感慨。在她患癌的近四年时间里,她看着一个个的病友像李咏一样悄然消失。

  幸运的是,40岁的她一直坚挺着,化疗了67次,还考出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她一边治病,一边给病友们做心理辅导。

  在生死之间,她还开了一个公众号“张小熊”,写下了很多病友的故事。

  生活最美满的时候

  查出乳腺癌晚期

  今年5月,走进考场前,考官拦住了小熊,看了她几眼。她带着止痛药,缠着纱布。

  小熊说:没看错,这就是我。

  身份证上,小熊的照片看起来很不一样,经过几年的化疗,样貌大变。

  曾经是电视台出镜记者的她,现在看起来像个“小子”。

  “我生病了。”她这样和考官说。考官轻轻地拍了她的肩膀说:“对不起”。

  这个小小的举动让小熊很受感动。这次考试,她考出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没有人知道,她是一名晚期的癌症患者。

  刚查出时,她刚生下女儿不久。现在过去快四年了。

  这四年来,她经历了67次化疗,10次放疗,经历的痛苦,自然是太多太多了。痛的时候,她想把铁栏杆都咬断。

  她是绍兴本地人,大学毕业后,去新西兰留过学,又自考了浙江大学本科中文,到了绍兴广电工作,再结婚生了女儿。

  就在生活最美满的时候,突然查出了乳腺癌晚期,当时癌细胞已经全身扩散了。

  医生说,你活不了几个月的,还是回去吧,不要治疗了。

  是小熊的妈妈跪着求医生,小熊的爸爸也是患癌去世,她们母女相依为命,一定要收下她,能活多久是多久。

  从绍兴到上海,颠簸的大巴车,几年来的求医之路。“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去医院的路上。”

  她经历了67次化疗,十次放疗,每一次,她妈妈都记在本子上。

  “有药用就很好了,没药才恐惧。”她说。对于她来说,治疗乳腺癌的药物全都用过了。现在用的是抗肠癌的药,效果还不错。

  这几天,看了李咏在美国治病去世的消息,让她很是感慨,“如果差距不大,何必千里奔波到国外去治疗,至少中国的抗癌新药审批制度不要这么麻烦。”

  很多人都会想不通

  为什么是我

  小熊的愿望是能够做一名心理咨询师,给病人带去一些心理安慰,帮助他们缓解恐惧。

  因为癌症实在太痛苦了。

  电影《我不是药神》里,老吕买不到仿制药,乘人不备自杀了——小熊的病友中也有。

  通常也是割腕或者吞安眠药,有些是因为太难受了,有些是因为病得太久拖累家人或者被人嫌弃了。有些被救回来了,有些,则没有。

  小熊有切身的经历,又乐观,喜欢开玩笑,常常把病人逗笑。比如在医院的时候,有病人不肯吃饭,哭,医生就会来叫她,能不能帮忙去开导开导,她总是很乐意去。

  她知道,刚入住的病人,心态总是不好的,很灰暗。他们情绪容易低落,抱怨叫苦,自己没做坏事啊,而且生活都很讲究,为什么会得这种病?

  很多人都会想不通:为什么是我。

  而有的人一开始会特别乐观,“我一定要打败肿瘤”。但最终,没多久,就被肿瘤打败了。

  对于这些,小熊看到过很多次,但她依然看不惯。

  她觉得,要和癌症抗争,只有认清现实,保持平静和感恩的心态很重要。“因为这可能是一场马拉松,毕竟上天也是给了我们机会。”

  小熊喜欢开玩笑。

  比如在逛超市的时候,偶尔也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她也不介意,她会大方地走到人家面前,往往人家会被吓跑了。走路的时候,有人会回头多看她几眼,小熊会做鬼脸,人家就跑了。

  如果不坚持的话

  那就太不懂事了

  小熊喜欢看书,最近她在看一本《生命的意义》。

  “要说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也在摸索寻找。”她说。但她知道,自己是很多很多认识不认识的人捐款救活的,是很多朋友亲戚陪伴着一步步熬过来的,如果不坚持的话,那就太不懂事了。

  小熊的家乡,是一座有爱心的城市。

  几年前,很多人给她义卖,她所在的单位也捐了几十万元,这些年都会时不时去看她。因为,她自己也是一个很有爱的人。

  做记者的时候,小熊跑的是民生新闻,工资不高,但遇到有困难的人,她总是会塞点钱给他们。

  现在,这些人当中,很多人知道了消息,也都来看她,也给她塞钱,有的寄东西。

  很多年前,小熊采访过一个生病的云南姑娘,那时每次路过医院的时候,小熊会给她和两个年幼的孩子带些粽子和糕饼。

  后来,姑娘回到云南,非常辛苦地一人拉扯着两个孩子生活,偶尔有联系。

  每年一到丰收季,小熊就会收到成箱成麻袋从云南寄来的苹果、土豆、青皮核桃。

  “现在大概日子好过点了,光今年就源源不断寄了有六七次吧。我说不用这么客气,说了也不听。”小熊笑着说。

  “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谢谢她,也谢谢像她一样的朋友。都在我心里。我好像都没给你们做过什么,你们却给我那么多。”

  小熊的病已经没法治了,这一点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有数,癌细胞全身扩散之后目前只有肝还可以做移植试试保下来。

  前些日子,她妈妈说,要去问问能不能肝移植,可以的话就把一个肝给她。

  她一个朋友说,“愿意做配对然后把她的肝给我”。还催着她快点去做评估准备预案。

  小熊说这对身体伤害很大。对方说,把我身体一部分给你我愿意。

  “我真是很幸运,所以我一定要坚持。”她说。

  几天前,她去了一趟上海治疗,高烧40℃,病情反扑凶猛,不过她还是挺了过来。

  身体好点,她就喜欢去图书馆,看看书,她还想学德语,她想做的事还有很多。

  这几天,主持人李咏去世的消息,也在小熊的朋友圈里刷屏。

  但对于她来说,这样的结果,也已经见多了。

  生病三年多来,病房里进进出出,总有上百号病友了。他们大多已经没有了消息。

  让小熊觉得恐惧的是,微信的朋友圈里,突然停止更新。

  一个人,就这样突然悄无声息的从世界上消失了。

  前几天,小熊和妈妈坐在公交车上,两个人用手指数,有多少人走了。一算,确定的就有七十多个了。

  热爱文字的小熊已经写下了几十个病友的故事。有世态的炎凉,有人情的冷暖,有生命的无常和坚强。

 [1]  [2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