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平:成都双机场综合交通体系成为“最热烈话题”

2018年04月19日 17:28:31 来源:人民网
编辑:崔凤娇

  4月16日,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范锐平再次实地调研了成都轨道交通建设,并主持召开现场推进会。此次调研中,“双机场综合交通体系”无疑是最大的亮点之一。正如媒体报道中称,“如何构建双机场互联互通、便捷快速交通体系,一直是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倾力推进的一项重点工作,也是讨论最为热烈的话题。”

  地铁、高速联通双机场(以实际建设为准)。图片来源:四川新闻网

  在以往报道中,人们对于成都轨道交通的关注往往聚焦于地铁网络的密集程度、给公共交通出行带来的便利,对即将到来的新机场则更多倾向于讨论机场功能的分工、临空经济的发展等。但对于现有的双流国际机场、在建的天府国际机场两大机场如何与轨道交通、高快速路共同形成完备的综合交通体系,以及这一体系的构建对于城市格局和经济地理重塑的重要影响,却关注不多。随着2020年天府国际机场投用,“一市两场”航空枢纽格局能否成功构建并发挥其最大功能,双机场综合交通无疑已成为当下须快速推进的重要事项。

  双机场轨道交通规划(以实际建设为准)。图片来源:四川新闻网

  那么,为何双机场综合交通体系的构建被提到如此重要的高度?纵观国内外大都市区的典范机场,完善的综合交通体系都是必不可少的构成。

  国内,上海虹桥机场与高铁站、磁浮站形成综合交通枢纽,高铁站引入沪宁、沪杭城际铁路及京沪高速铁路;浦东机场则借助新建上海东站的契机,与其合体建设全新交通枢纽,上海两场之间的联络线也更加多层次、便捷化。依托上海两大航空交通枢纽,利用空铁联运、空地联运,不仅形成了各种交通方式合理分工、高效协作的局面,而且有力地推动了长三角地区的地面交通一体化。

  国外,英国伦敦地区有五个机场,其中两个主要国际机场—希斯罗机场和盖特威克机场都有完备的地面综合交通,其中希斯罗机场拥有希斯罗快速列车、希斯罗连接列车、伦敦地铁、机场大巴和公交车等综合交通方式。东京都市圈的成田和羽田两大机场,航空旅客轨道交通分担率都在 30%以上,公共交通分担率均超过了 50%。羽田机场位于东京都内,旅客从机场到达市区有利木津巴士、京滨急行电铁(京急线)和东京单轨电车三种交通选择;成田机场距东京市区 68公里,也有机场巴士、JR东日本和私铁京成线三种交通方式。同时,成田及羽田两座空港间也经铁路线路连接。还有欧盟地区的各大机场枢纽间,也是具有密集的高铁换乘网络,大力士高速列车衔接了阿姆斯特丹史基浦国际机场、巴黎戴高乐机场和科隆机场。

  事实上,现代航空枢纽交通规划都不再停留于构建机场与单个城市间的交通体系,而是需要扩展到构建机场与城市群交通体系。而随着机场体量逐步扩大,尤其是枢纽型机场,轨道交通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通过铁路枢纽与机场的紧密衔接,使得地铁、城际、高速铁路成为机场的陆地“支线航线”,在一定范围内形成高铁与航空的协同合作,从而大大扩展了机场客流辐射范围。

  比如,德国的法兰克福机场引入了德国高速铁路ICE,服务于城际和荷兰、瑞士、奥地利等欧洲国家中心城市的高速联系,提供空铁联运服务。这成功地扩大了法兰克福机场的辐射力,它57%的客流来自法兰克福以外,其中的30%就是采用铁路ICE 方式到达。国内的虹桥机场2010年引入城际铁路和高铁后,形成了对长三角2 小时以内的高速辐射圈。虹桥机场30%的客流来自长三角,其中33%的区域客流是经高铁到达。

  同样,对于立志于建设国际综合交通通信枢纽的成都而言,其辐射力、影响力绝不能仅仅止于成都、四川,而必须是辐射整个西南地区的客流。要达成这个目标,一个以机场为中心、集高速铁路、城际铁路、轨道交通、长途客运为一体的现代化综合交通枢纽,是必须的“标配”。

  更进一步说,以机场为基础、集空铁等高速运输为一体的综合交通枢纽,是撬动城市格局调整、城市经济地理重塑的重要杠杆和引擎。有了这一杠杆的连接与撬动,机场这一重要交通枢纽的发展才能与城市由相对独立真正走向融合共生。

  众所周知,决定城市格局的基础是城市交通,特别是城市公共交通系统。对于告别单中心发展模式的现代化大都市而言,不同组团、主体功能区的发展更需要自然、经济和交通等各方面条件的支持和配套。以机场为基础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对城市格局的调整和经济地理的重塑具有极强的带动和引导作用。

  机场综合交通枢纽、特别是双机场相互呼应所形成的航空城和临空经济区作为城市产业和空间的发展轴带,将聚集大量的人流、物流以及信息流,因而能成为城市空间发展的新引擎。同时,交通的便利也必将带来土地价值的提升,对于加快城市格局调整、新中心的形成、城市群的发展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比如目前四川的成绵乐高铁,不仅串联起了成都、绵阳、德阳、眉山、乐山等川内大城市,还串联起了双流国际机场,轨道交通和航空枢纽无缝接驳,对城市联动发展的拉动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在新经济和全球化的背景下,国内外的大型机场地区及其进场交通沿线地区已经成为城市空间发展的主要区域之一,而专家也预言,以机场综合交通枢纽为增长极的开发模式将成为一种新兴的城市综合开发模式。

  对于正在谋划“千年之变”的成都而言,天府国际机场的开通,其意义不仅仅是临空经济区的发展,而是带动整个“东进”区域,甚至资阳、内江等在内的成渝城市群发展。自然,如果“双机场”缺了完善的综合交通这个地面“连接器”,也难以起到其应有的带动作用。

  成都显然对于这一点有了清晰的认识。根据媒体报道,成都市最新编制的城市轨道交通线网规划中,明确双流机场和天府国际机场均规划有2~3条轨道交通线路,可以实现机场、地铁和高铁线路的零换乘。也有消息说,规划中的19号线二期工程,将实现双机场间30分钟可达的目标,并力争与新机场同步投运。成都市委书记范锐平在最新的调研中也特别指出,要“深化双机场互联互通交通体系规划研究,以对人民负责、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态度,加快推进机场轨道快线和高快速路体系建设”。而除了规划与建设,相关部门还应注重综合交通枢纽中,基础设施的分工布局、不同运输方式的服务信息设施一体化等内容。

  这样的新成都,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