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需要“轴劲儿”:举报餐厅抽烟 拒绝搭乘黑车

2018年02月07日 17:20:27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张骁 编辑:蔡晓慧

  社会发展需要法律法规支撑,同时也离不开公民的善意监督。对待生活中的不良现象,我们有权利也有义务说不。尽管个体力量有时会显得单薄,但如果有一股敢于“咬定青山不放松”的轴劲儿,依旧能为城市的发展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近日,记者就采访了几位这样的普通市民,在问题面前,他们体现出的正义感令人动容。

  视频举报餐厅吸烟获万人点赞

  1月27日,市民王卉在朝阳区麦子店地区一火锅店就餐时,多次劝阻隔壁桌客人吸烟未果,拍摄了一段视频在网络曝光。视频短时间得到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的接连关注。王卉也获得数万次点赞,尽管也有人批评她小题大做。但王卉态度坚决,她对记者说:“控烟不是一件‘闲事’,每个人都有义务去管”。

  王卉向记者讲述了事件的始末。当天上午11点,她和朋友到涉事餐厅吃饭。开餐后,她迅速被一股浓厚烟味包围。朋友告诉她,味道可能来自隔壁桌的客人。因为王卉到达餐厅之前,这桌客人就因吸烟被店员阻止过一次,很可能又忍不住了。王卉很快看到,这桌客人一只手在桌上喝酒划拳,一只手藏在桌下,举止十分可疑。

  王卉一直觉得,在公共场合抽烟,越是无人干预,对方就越嚣张,很容易引发效仿。见这桌客人把烟拿到桌上抽,王卉迅速叫来店员,但后者不敢制止。店员让吸烟者换一桌就餐,可人家一摆手:“都一边呆着去”。

  这种无理的傲慢让王卉感觉气愤,她据理力争,多次重申北京已实施了“室内禁烟令”,但吸烟者借着酒劲我行我素。气愤之余,王卉拿起手机录了视频,却没想到,这看似普通的一幕突然火了。支持她的评论得到数万次点赞。大家对不文明现象积攒的怨气和无奈,一时间借着她的视频抒发开了。

  然而,王卉的举报也招致了一些阻挠。不光吸烟者在视频中企图打翻她的手机,互联网上也有人称她小题大做。但王卉告诉记者,曝光没有给她带来困扰。“因为呼吸干净空气是人的基本权利,如果大家都不争取,只能忍受二手烟的侵害。”

  王卉的坚持迅速得到有关部门关注。经调查,涉事火锅店工作人员控烟劝阻无效,未要求抽烟食客离开,也未向卫生行政部门拨打投诉举报电话。现场检查还发现,该店无控烟管理制度,禁烟标识上无投诉举报电话号码。针对上述情况,朝阳区卫生计生监督所对涉事饭店立案调查,情况属实将处以2000元至1万元罚款。有网友说,正因为随意抽烟的现象很普遍,所以敢于较真更显得难能可贵,这是一种“不妥协”的精神。

  千条微博曝光僵尸车促问题解决

  王卉用视频引发网民对控烟话题的关注。而在新浪微博上,名为“天下牦牛”的博主李淳,几乎每天默默地关注着城市中的僵尸车乱象。近三年间,他随手拍摄或参与转发的僵尸车微博近千条,随着城市精细化管理力度的提升,其中很多问题得到解决。

  回忆拍摄僵尸车的动机,今年44岁的李淳告诉记者,他在西城区工作,居住在朝阳区东三环。随着外来人口涌入,大量僵尸车开始挤占狭窄的胡同通道以及潘家园眼镜城的人行便道和机动车辅路。以前,僵尸车大多是一些旧车或废弃车辆,但现在的僵尸车,经常被摘掉牌照,当做囤积杂物的仓库使用。由于僵尸车在街头暴露时间久,车窗陆续被砸破,李淳亲眼见证一起往僵尸车内扔烟头引发的火情,让他深刻意识到僵尸车隐含的隐患。

  从2015年开始,他拨打北京市非紧急救助热线12345反映这类情况。后来发现,在微博曝光能得到更快的回应。李淳的微博还被一批同样有正义感的网友关注,他们自发组建了僵尸车举报群,现在已有100多名成员。每当大家发现僵尸车情况,都先分享到群里,再一起转发,形成关注后,很多问题迎来转机。

  前天,李淳拍摄的西单某胡同里一辆用迷彩布罩住的僵尸车,隔天再经过此地时,发现车辆已被拖走,交警还在地上用粉笔写下了联系电话。胡同秩序通畅了,李淳备受鼓舞。去年1月份,他反映潘家园桥东北角一辆僵尸普桑,有媒体捕捉到这一信息,及时进行曝光,问题也很快解决。劲松地区乱停车现象比较严重,有些僵尸厢式货车长期和执法队员“打游击”,被市民曝光就换个地方继续乱停。李淳连续数日拍摄,举报的过程虽然艰辛,但这些车回到了停车场里。

  由于长期举报乱象,李淳和不少执法人员打过交道。他坦言,以前个别职能部门对这些问题不够重视,觉得事情太小无暇顾及,他发的微博也石沉大海。但坚持曝光下来,他发现这几年情况有所转变,执法队员不仅积极给他回电话,认真确认举报地点,问题解决后,还会再致电表示感谢。李淳长期订阅报纸,从去年开始,他也把自己关注的范围结合到全市“疏解整治促提升”的中心工作上,开始对小区群租房、街边违章建筑、挤占消防通道的乱象进行曝光,也有收获。

  “自己的城市自己不爱惜,还能指望谁呢?”微博群里,常有网友反映,自己在拍摄乱象照片时,反被商家的监控摄头记录,对方会到微博上攻击举报者。李淳告诉大家,做这些事,安全肯定是首要前提,但也要相信“邪不压正。

  关注地铁站黑车长达一年

  和李淳一样有正义感的还有二十多岁的北京小伙厉义。2016年,他到朝阳区东亿国际传媒产业园工作,发现地铁八通线高碑店站B口外黑车情况泛滥。此后一年时间内,他每天利用上下班时间进行曝光,尽管目前仍有黑车身影,但很多同事在他的影响下,已拒绝乘坐黑车。

  李淳告诉记者,东亿国际传媒产业园距离高碑店B口有1公里多的距离,大家走路嫌远,坐公交车又没必要。恰是这种情况,滋生了黑车生意,常做黑车的也都是自己的同事。

  “我们走在人行便道上,要经常看着身后,稍不注意就被黑车撞了。如果不给黑车让路,那些司机还会辱骂行人。”厉义气不过,开始向有关部门举报此事,但执法队员给出的说法不能让他满意。有关部门告诉他,如果没有发生交通事故,不能到场处置。另一部门告诉他,执法队员抵达现场时,没有看到黑车的身影。更有人告诉他,这些黑电瓶车、黑三轮之所以长期经营,很可能是“合法的”。

  李淳期待的“联合执法”还没有出现,他每天上下班都能看到黑车身影。为了固定证据,他开始拍摄黑车占道揽客的照片和视频,已不知多少次提醒有关部门查收。他不明白,为什么老百姓天天都看得到,执法人员就看不到呢?他向记者提供了一段影像,前些天,这些黑车为了争抢客人,还在机动车道上大打出手。还有,由于地铁站外的人行便道十分狭窄,加之黑电瓶车载客时会逆行,经常有人被黑车剐蹭受伤。当人行道拥挤时,黑车还会行驶到机动车辅路上,屡屡引发交通事故。

  李淳发布的信息在同事中引发共鸣,在他的倡议下,已有部分同事拒绝坐黑车出行。但问题还是没有最终解决,李淳的坚持还未停歇。

  本报记者 张骁 J243

  应受访者要求 文中使用化名

原标题:这个城市需要这种轴劲儿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