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争遗孤陕西辞世 因乐于助人全村为其送行

2018年01月15日 10:31:49 来源:北京青年报
记者 付垚 编辑:蔡晓慧

  本月10日,一场葬礼在陕西省丹凤县竹林关镇向东两公里处的雷家洞村举行,葬礼过后,这个小村庄边的山坡上又多了一座坟茔,而其中埋葬的,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村里人,而是一位日本老人——水崎秀子。76年前,她跟随家人从日本来到中国,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战争结束,她变成了一名战争遗孤,但是生活在她身边的人,却并没有因为她来自一个曾经发动战争的国家便对她另眼相待,因为生前乐于助人,葬礼上,几乎全村人都赶来为她送行。

  13岁来华 嫁过5个人

  赵三强是丹凤县竹林关镇雷家洞村的村民,10日凌晨天还没有亮,他就起床洗漱,准备去给同村村民李书强养母的葬礼帮忙。李书强的养母名叫王玉兰,但是她其实还有一个日本名字——水崎秀子。

  王玉兰的养子李书强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自己的养母1929年出生在日本福冈的一个渔民家庭,后来家庭破碎,她被父亲带到中国,寄宿在长春的姑姑家,1945年日本战败,王玉兰的姑姑一家被遣返回日本,而王玉兰则被留在了中国。

  1947年,王玉兰经人介绍和国民党营长宗开国结婚,后来宗开国失踪,她又被另一个当兵的雷国顺娶走,1949年,雷国顺带着王玉兰回到了家乡商南县梁家湾,因为雷国顺在乡下还有一个包办媳妇,王玉兰和雷国顺离了婚,1976年,王玉兰又改嫁到了丹凤县竹林关镇雷家洞村李明堂家,二人一直生活到2015年李明堂去世。一生中,王玉兰一共嫁给过5个中国男人,她的日本名字水崎秀子也渐渐被人们遗忘。

  村民知道她是日本人

  王玉兰的养子李书强告诉北青报记者,王玉兰一直都没有向周围的人隐瞒过自己是日本人的事情,她在过去身体好的时候,偶尔还会给周围的村民写写日本字,村民也会让她说两句日语。

  “村子中以前有很多参加过抗战回乡的人,说到日本发动的战争都特别痛恨。”李书强说,“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因为这个为难过我的养母,母亲平时为人也很好,谁家要是有个红白喜事都会去帮忙,时间久了,母亲也说得一口我们当地话,所以其实平时大家不会太在意她是日本人的身份。”

  1979年,王玉兰取得了外国人在华居留证,成为一位在中国居住的日本老人。2006年,在日本一家民间机构的资助下,王玉兰还回到了日本福冈,但是因为年代久远,她的很多亲戚都已经离世或者失联,只有一位表姐还健在,按照日本当时的政策,老人可以选择留在日本,但是已经熟悉了中国生活的她,在两个星期的探亲之旅之后,还是回了秦岭的大山里。

  曾被人冒名顶替落户日本

  李书强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的母亲是在1月6日晚上离开人世的,“她生前总说自己这辈子从来没有自己决定过自己的命运,都是跟着别人到处跑,如果没有战争,她可能现在就生活在日本的故乡,不会有后来那么多的难处。”他说,“她曾经不止一次说过自己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战争。”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在2002年,王玉兰就曾经申请过回日本探亲,但其得到的回应是,王玉兰被冒名顶替了。据日本《每日新闻》报道,假水崎秀子伪造了证件和印章,在1995年领着儿孙等6人回日本落户。直到2005年,日本厚生劳动省派人来到王玉兰家,进行了DNA取样等一系列调查取证,才最终确定王玉兰就是水崎秀子本人。

  在1月10日的葬礼上,一共有150多人赶来为老人送行,在这个只有几十户人口的村庄,这样的场面已经算得上排场,除了亲属,绝大多数赶来送行的都是本村的村民。遵照老人的遗愿,家人用了一张王玉兰身着和服的照片作为她的遗像。

  北青报记者从竹林关镇政府一位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之前在商洛地区一共有三位像王玉兰老人这样的日本遗孤,他们都是因为战争与家人失去联系,留在了中国,另外老人都已经去世,而王玉兰老人也是这三人中最后辞世的一位。

  文/本报记者 付垚

原标题:日本战争遗孤陕西辞世 全村为其送行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