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影视招聘骗局:求职者屡遭转手 被骗财骗色

2017年12月15日 10:16:31 来源:中国青年报
记者 卢义杰 编辑:蔡晓慧

  一些求职者被安排做群众演员,正在等待拍戏。杨威/摄

  记者被安排入住的小院寝室。杨威/摄

  一家公司与记者签订的合同显示,求职者需先承担第一个月的1500元伙食费用。杨威/摄

  陈伟抓紧手中的枪,扣动扳机,随后从战壕里跃身而出,和30多名战友一起冲向敌阵。

  在山东的这家影视基地,陈伟工作了一个多月,却没有收到一分钱工资。而来山东当群众演员之前,他已经给北京一家影视公司交了1万多元。在33名群众演员中,有31人是北京来的求职者,背后是一些影视公司的“安排”。

  无论他们在北京应聘的是摄影助理、导演助理、跟组演员,还是剧组司机、焊工,这些影视公司均先收取成千上万元费用,之后层层转手,让求职者到山东、浙江等地当群众演员,称是锻炼或体验生活。收费的名义五花八门,证件费、保密费、取暖费、车费、伙食费,等等,并许诺工作一个月后随工资一起返还。

  然而,一些当了一个月群众演员的求职者发现,他们没拿到约定的数千元工资,费用返还也成泡影,更不用说兑现原先应聘的岗位了。更多的人在察觉异样之后,没干满一个月就离开了。

  类似骗局在北京持续了至少10年。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近年来他接到过这方面的大量求助,寒暑假期间为最。这些求职者心怀影视梦,以在校大学生、应届毕业生为主,有的只是高中生,甚至不惜以辍学为代价来到北京,却最终落入陷阱。

  假身份证号也通过“公安”核验

  一个多月前,陈伟来到了这个位于山东省沂南县常山庄村的农家院。这里距县城约25公里,很少有出租车经过,进城公交车每小时一班,末班车是下午5点。虽然并不豪华,但附近的沂南县某影视基地,让这里宛如一个影视梦的神秘入口。

  今年11月,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来到这个农家院时,院里住着14人,陈伟所在的8人寝室,最高学历是专科,年纪最大的40多岁。每天,他们私下讨论着自己是否上当,闲暇时则继续看动画片,打闹嬉戏。

  “不管我们应聘的是什么,到了这儿,都得干群众演员。”43岁的赵备感到无奈,他当了10多年司机,这次来应聘剧组司机。在网上看到北京中辰世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辰公司”)的招聘启事,他便前往面试,结果公司一名女总监提出要先交1500元伙食费,一个月后退还。此后他陆续又交了1万多元。

  这家公司也是记者来此的起点。11月,毫无影视行业经验的记者参加了包括该公司在内的3家公司的3场面试,无一例外全部通过了。

  这些公司面试门槛极低,并且交钱始终是主题。11月17日下午,在中辰公司,负责面试的一名女总监同样让记者先交1500元伙食费,记者表示没带够钱,她称可以用网贷借款交钱。

  “你饭钱都不交,剧组怎么可能要你呢?”该总监让记者拿出手机,“来,我帮你弄。很多之前没钱交的‘同事’也是这样交的钱,你放心。”

  这家公司与记者签订了《员工试用合同》,并称是根据《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法律签订的。

  但根据《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不得要求劳动者提供担保,或者以其他名义向劳动者收取财物。

  在北京笑傲东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面试地点是一间写有“导演办公室”字样的办公室。应聘“导演助理”的记者直言,自己不知这个岗位是做什么的,之前也没做过,而自称“周主任”的面试官称,“没有任何关系,会有专门的老师一对一带你,有啥不懂的你直接问就行。”

  周主任说,如果录取,需要交纳1500元办理档案及工作证、出入证等,一个月后返还。她让记者填写身份证号,称会通过公安机关进行核查,“有违法记录的,咱都不要,要确保剧组的安全”,同时,她还要请公司财务部门对面谈内容做笔录。

  记者填了一个编造的身份证号码,意外的是,10分钟后,周主任告知该号已通过公安系统的核验,要求尽快补齐1500元。

  这两家公司只是北京这类影视公司的一小部分,来自上海、浙江、重庆等地的多名求职者表示,他们在这些公司被薅了第一道羊毛。公司通过智联招聘、58同城等网站发布岗位信息,包括化妆助理、导演助理、服装助理等,不仅不限学历和工作经验,还称包吃包住、有五险一金、月薪6000元或者更高,甚至许诺来京面试者能报销一定比例的交通费。

  在邀请面试的电话里,公司一些工作人员更加关注的往往不是工作经验或特长,而是“你家是哪儿的、第一次来北京吗、来北京多久了”。面试结束,让求职者交钱便成为公司颇为在意的事情。

  要么花钱,要么花“人”

  在中辰公司交纳1500元伙食费之后,工作人员交给记者一张载明公交路线、联系人为“金主任”的“报到单”,让记者立即自行去“剧组”。

  对于误入骗局的求职者来说,这是他们进入剧组的关键一站,也是被盘剥金钱的第二站。

  报到地点位于北京市怀柔区彩各庄。拨通金主任电话之后,过了半个小时,一辆车把记者送进了附近一家快捷酒店。话题很快提到了钱,金主任说,为了保密,必须再交500元保密金,干满一个月再随工资返还,“(你)一看就还是新人,放心吧,慢慢就熟悉了,这个行业都是这样的”。

  交完钱,金主任以“要办理手续、7天后返还”为由收走了记者的合同,随即安排记者前往住处。

  5分钟后,记者又被要求交钱。一名司机开车把记者送进了怀柔区杨宋镇中心小学附近的一个小院,并索要100元车费,称是“剧组接送费”,今后要一个月交一次。

  这个小院是求职者离京前的最后一站。院子里的寝室摆着3张上下铺,负责人是一个叫“小杰”的23岁男子。小杰自称做过房产中介、群众演员,经人介绍进了“娱乐圈”,负责管理金主任安排到此的每个人,至于金主任还联系着多少像他这样的管理者,他称不知情。

  院子里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要想进剧组工作,都得给导演“表示表示”,一般是买4条中华香烟,有人会帮忙转交给“剧组”。

  为了进剧组,女生王雪的经历更糟一些。她在某影视公司应聘“跟组演员”之后,被安排到北京市房山区的一处小院。王雪说,负责联系她的“李主任”多次与她谈话,让她交“签约金”,“对方说,签约越久,公司才会给你机会,你签约时间短,公司看都不看的”。

  互联网金融平台的转账记录显示,9月初,王雪给“影视城财务室”“制片主任海涛”的账户转账2.2万元。此外,还有被要求给所谓影视界人士的数千元红包。她称,自己10天内总计交了4万多元。

  王雪的朋友蒋玉,则在交了数千元之后,又与小院一名工作人员发生了关系,“后来我才知道被骗了”。

  “不花钱就花‘人’。”王雪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与她对接的工作人员这样说,意思就是这个行业水很深,不花钱就没有机会,“其实很多人被骗那么多钱,就是因为他们利用一些‘潜规则’,让大家以为这是理所应当的”。

  “我还以为他是真心对我的,然后,他又把我弄到了象山影视城去。”蒋玉出具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该工作人员称,蒋玉是他的女人,并让其去买计生用品。

  浙江象山、山东临沂等影视基地,是连环骗局的第三站。

 [1]  [2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