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偷玩手机该怎么管 衢州一中宿管:我陪你罚站

2017年11月28日 15:44:21 来源:钱江晚报
记者:盛伟 编辑:蔡晓慧

  全伯和学生在一起罚站。本报记者 盛伟 摄

  学生偷玩手机该怎么管

  衢州一中宿管“全伯”:我陪你罚站

  衢州一中有个宿管大爷名叫全正国,今年62岁,师生们都叫他全伯。

  高中生大都喜欢玩手机,但在全伯管的高三男生宿舍里,370个孩子大都不敢玩手机。全伯的整治方式很原始:罚站1小时,不过,全伯会陪着孩子们全程罚站。“他这么大一把年纪陪我们罚站,于心不忍,每次想玩手机的时候都会尽量忍住。”昨天上午,高三男生阿华接受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他全程陪学生罚站

  同时给学生讲自己的往事

  前天晚自习后,阿华在被窝里玩手机,被全伯逮住。

  学生不准在校内玩手机,这是学校的规定。晚上10点30分熄灯后,阿华忍不住掏出手机玩了一阵。全伯悄无声息地推门进来,逮住了他。

  全伯说,宿舍熄灯后,他会在宿舍楼里“地毯式地搜查一番”,确保学生能按时就寝。

  全伯让阿华关机后撂下一句话离开:“明天午饭后来宿舍楼道,我陪你罚站,给你讲讲故事。”这是老套路,整栋楼的学生都懂,阿华一声叹息,睡了。

  第二天午饭后,阿华回到寝室,全伯已经在楼道上等他。

  一老一少规规矩矩地在楼道里站了一小时,全伯腰背挺得笔直,讲着过去没钱读书的时光,对比一下今天的幸福生活,“我就是给他们上上课,让他们珍惜好的学习时光。”

  衢州一中副校长傅林峰称,全伯用这种原始的方式大幅度地减少了学生玩手机的现象。“能全程陪站全是源于爱心。”傅林峰说。

  宿舍楼里370个学生

  他都能叫出名字

  每到放学时分,全伯就坐在宿舍门口迎接孩子们回宿舍。

  学生们进门时都会喊“全伯好”,而全伯能叫出他分管的这幢楼里所有370个孩子的名字。全伯说,他年轻时当过村里的小组长,记名字是他的特长。

  在傅林峰眼里,记住每一个孩子的名字源于全伯的用心。

  全伯学习借鉴了中小学班主任“跟班走”的模式,独创“跟班走”宿管负责制,即从高一起做宿管,到高三依旧是宿管,学校采纳了他的建议。“和孩子们相处了三年,而且做得那么认真,记住每一个孩子的名字,除了记忆力好,用心是前提。”傅林峰说。

  2015届毕业生姜政曾经在日记中这样评价全伯,“他能清晰地记得楼里所有学生在哪一个房间,哪一张床。是不是超级厉害?一开始我不相信,后来和我一届的一个老乡,他父母来他宿舍‘突击检查’,在门口遇见了全伯。全伯清楚地报出老乡的房间号,睡在几号床,甚至还结合他的生活情况判断他的学习状况。我在一旁佩服不已。”

  他说做好宿管很“赚”

  有一大群孙子喊爷爷

  全伯是湖北荆门人,女儿女婿在衢州工作。2006年,全伯来衢州和女儿一起生活,经人介绍做了衢州一中的宿管。

  宿管一做十年,“工资虽然不高,但工作做好了,会有一大群‘孙子’喊你爷爷,这样是不是很‘赚’。”全伯说,好老师有人惦记,好宿管也有人惦记。浙大学子余旭景2015年毕业于衢州一中,和全伯相处了三年,现在他依旧会和全伯联系。

  余旭景在写给全伯的贺卡中说:“每当天亮,你的清脆哨声就会准时地唤醒那些仍旧沉浸在睡梦中的同学;每到夜里,你又会和其他值周同学拿着手电巡视寝室。如今,早晨再也没有人用哨声催我起床,晚上再也没有人要求我早睡,通往寝室的道路也不再是那条难爬的长长的坡道,这一切似乎是解放,但也是永生难忘的记忆。”

  2015届毕业生方周这样评价全伯:“全大爷也蛮不容易的,全大爷用他的认真负责教会我如何去做一个真正的人,一个大写的人。”

  “宿管是一个让我很开心的职业,我愿意干到干不动为止。”全伯说。记者 盛伟 通讯员 郑岗 韩倩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