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作坊制假减肥药销售上亿元 利润竟达9000%

2017年08月29日 14:06:08 来源:看看新闻网
张正磊等 编辑:蔡晓慧

  核心提示

  减肥风潮席卷社会,但你从微商那里买来的减肥药真的安全吗?“中药减肥”、“养颜”、“安全”,这是包装盒上印的广告词。但是吃下后,会有口干舌燥、头晕目眩的症状,严重的会致人神经紊乱甚至死亡。这些减肥药,来自湖南深山里的小作坊,利润达9000%。在难以想象的非法利润背后,还有严格和庞大的销售网络。

  “中药减肥”、“养颜”、“安全”,看完“一瘦”牌减肥胶囊的包装盒,想要成为代理销售商的刘丽(化名)立即试吃了两颗,想验证一下减肥效果。没有等到减肥效果,很快她便感觉到了强烈的副作用:口干舌燥、头晕目眩。这是西布曲明服用后的不良反应症状,严重的可致人神经紊乱甚至死亡。西布曲明,是我国明令禁止使用的非法添加物。

  “差一点就进医院了。”尽管刘丽知道这款“减肥药”实际上是含有西布曲明的假药,她还是做起了代理商,因为每卖出去一盒就有着几十元到两百元不等的利润可赚。

  而在刘丽的背后,是更为严密的制假、售假网络。他们拿成本不足1毛钱的原料加工,售卖后利润近9000%。这种号称国外进口的减肥药,实际产自湖南大山深处地下黑作坊,总涉案金额过亿。今天(8月29日),湖南娄底警方对外宣布,该假减肥药生产销售网络被成功捣毁。流向全国的近百种品牌、十万余盒假减肥药,警方正在全力追缴。

  “中国有近亿消费者依赖减肥产品,近年来假减肥药已发展成一个灰黑产业,呈愈演愈烈之势,需要严厉打击。”娄底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王成良说,当前假减肥药制假售假分子很懂消费者心理和商业运作模式,通过类似传销的严密组织,隐匿身份,通过全国总代理、省市区代理,层层分销,且反侦察能力极强,线下监管打击难度很大。

  仅从阿里巴巴公司向执法部门推送的线索看,今年以来,就有近200条有害减肥产品案件线索,“铲除假货,绝不妥协;清理门户,绝不手软;协同共治,绝不营私。”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在发布会现场表示,继续‘像治理酒驾一样打假’。通过阿里提供的线索,执法部门查处近50个销售、生产、贮藏窝点,抓捕犯罪嫌疑人近百名,总涉案金额超10亿元。

制售“假减肥药”窝点内,堆放着五颜六色的胶囊壳,这些胶囊加上不同的外包装就是一种新的“减肥药”

  美人计

  和刘丽一样,朱凌前年便开始售卖减肥药,并从丰厚的利润里尝到了甜头。因为拿货较多,她还是湖南总代理,每一盒药她能从中赚取几十元到上百元的利润,并可以继续发展下线。她在淘宝店铺上以“小绿”等词进行伪装,不过商品还是多次被淘宝下架。最后她换成了包装糖果的小铁盒,这才没有被下架。

  以为万无一失的朱凌没有想到,她的这些举动已经被阿里巴巴平台的大数据食药模型记录在案。去年12月,该平台抽检了朱凌淘宝店铺的商品,发现其中含有非法添加成分,遂将线索推送给湖南警方。

  当这条线索交到娄底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食品药品犯罪侦查大队教导员刘亮手里的时候,线索仅限于一家淘宝店铺。

  为了和朱凌取得联系,刘亮重新注册了一个微信号,开始以美女的身份作为掩护,每天发朋友圈,包含了女性自拍照、美食、减肥等信息。做足了功课后,刘亮主动添加了朱凌的微信。

  刘亮发现,减肥药微商圈所呈现的,几乎是清一色的美女,充斥着炫目多彩、让人垂涎的减肥买家效果秀。而在朋友圈里则是“抱怨”发货太多、忙不过来,还有人喜欢晒微信交易记录的截图,还有一叠红钞票的小视频。

  投其所好,刘亮也开始仿造减肥药微商,定期发布一些效果秀、交易记录,并以女性的身份和朱凌聊了三个月。

  “一方面希望购买一些减肥药,确认是否为假药,另一方面就是为了确认为假药后能找到她。”刘亮在和朱凌周旋的期间,购买了她出售的“一瘦”(微商俗称“小绿”)、“瘦乐多”(微商俗称“小粉”)两种包装的“减肥药”,送检发现均含有西布曲明,随即立案。

被称为“小绿”的加减肥药

  全国销售网

  立案调查后,刘亮很快掌握了朱凌的进货渠道:安徽淮北人吴荣,是该假减肥药的微商全国总代理,她的上线则是掌控全局的“小绿哥”张萌,二人都是“90后”。

  “因为卖乐视会员卡赔钱了,才做减肥药微商,卖假减肥药。”张萌从河南新乡、江苏南京、湖南安化三地购入减肥药胶囊,然后联系了一些生产包装盒的厂家,根据他提供的设计图,生产减肥胶囊的包装盒。他再购买药瓶,自己包装,设计了十几个“品牌”,相应配套的包装盒、药瓶、防伪标识都是假的。

  有微商曾反馈,“小绿”同一产品同一包装的字体大小不同,有包装上还有错别字,包装盒和药瓶上写的保质期不一样,包装盒上扫出的条形码显示是鞋垫。

  “林玲让我们处理好这些瑕疵,我也怕顾客怀疑这些减肥药是假的,小绿哥说会处理好。今年四、五月,小绿哥说生产厂家不做了,要找新的厂家生产。”吴荣这才清楚“小绿哥”张志朋是从外面购买,然后包装销售,根本没有生产经营减肥药的资质。

  尽管如此,高额利润之下,张萌还是在全国铺开了省市区代理和全国微商销售网络。他规定,“一瘦”减肥胶囊,进货800盒及以上能成为官方合作商,进货价100元一盒。此外,进货500盒、300盒、100盒、50盒,分别成为金牌总代理、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进货价每盒对应分别为110元、130元、150元、170元。若代发货一盒,则为210元。

  而张萌给旗下的减肥药微商定下的规矩是,最低零售价不得低于288元,一般30粒一瓶的减肥药售价都在300元左右。

  他建了微商群,只将信得过的全国总代理、省级代理、一级二级三级等代理拉进群,群里不定期发布买家秀广告和客户反馈信息。他还特别立下群规:禁止其下线互相加微信,越级串货,一名省级代理想越过全国总代,找张志朋直接拿货,被明确拒绝。这也是为了保障各级代理的权益——微商卖减肥药走量,量大价低,拿货越多代理层级越高,进货价越低,利润越高。

  吴荣也正是冲着减肥药的高额回报加入了张萌的销售网。吴荣最先是试吃了一颗张萌寄给他的“小绿”,除了感觉有饱腹感、口干等症状外,确实瘦了一斤多,便要求做“小绿”的代理。

  作为全国总代理,吴玉娣从张志朋那里分别以80元、110元的价格进“小绿”、“小粉”,再转手卖给下级代理。零售一盒赚100元,而大批量转卖一盒就能赚15-20元。

  据娄底警方掌握的微信转账记录显示,从2016年6月21日至二人被捕,张萌给吴玉娣发过181次货,吴玉娣微信转账264328元。

假减肥药微商代理各层级价格图

  黑作坊

  张、吴二人起初并未谈及他们售卖的“减肥药”成分,直到2016年5月,吴荣让张志朋往全国各地代发货越来越多,聊天愈发频繁,二人才谈及此事。

  “我在微信里告诉过她,我另外一个下家(刘丽)试吃了这些产品后,因产品内添加的药性太强,身体差点软得进医院……所以她应该很清楚,我的产品内有添加非法成分西布曲明、不是正规厂家生产的产品。”张萌被捕后如此向警方供述。

  据食药监部门提供的资料显示,西布曲明是中枢神经食欲抑制剂,具有抑制食欲作用,可能引起高血压、心率加快、厌食、肝功能异常等严重的副作用。而人体服用含有西布曲明的减肥药后,会口干舌燥、厌食、不想睡觉、头晕,严重的可致人神经紊乱甚至死亡。美国曾有人服用含西布曲明药物死亡,中美两国于2010年紧急叫停西布曲明,将其列为非法添加物。

  这种含有非法添加物的胶囊,经过张萌的包装,就成了“国外进口”、“含中草药精华”的“减肥药”。当有消费者质疑为何“中药没有中药味”时,张萌就让上家买来当归粉,掺入原料做出中药味。

  让人更难想象的是,精心包装下的减肥药竟是出自湖南大山里的一处简陋地下室。

  在湖南省益阳市安化县城20公里外,大山深处有一处背靠悬崖的四层民房。在地下一层,堆放着胶囊灌装机,各色粉末和胶囊外壳。靠这些“装备”,吴荣每小时能生产1万粒假减肥胶囊。

  吴荣初中毕业就没再读书了,在深圳东莞打工近10年。干过油漆、装修,去过工厂,两年前开始做微商卖减肥药。起初他只是做微商下游的零售,卖得火的话,一年纯利润有十几万。他当时就知道微商卖的减肥药不正规,但他自己也试吃过,一下瘦了几斤,就不再理会药品正规与否。

  今年年初,吴荣为了赚更多钱,决定从源头做起,生产假减肥药。他在安化县柘溪镇大山深处亲戚家的地下车库里,用木板隔出来十多平米做为生产车间,再从广东、浙江等地,购买半自动胶囊填充生产机、封口机、打码机、电子秤等生产工具,开始了他的发财之路。

  经人推销,吴荣花4800元买了一公斤西布曲明,根据买家需求,吴荣几乎能制作任何减肥药胶囊——光胶囊外壳就有19种颜色,填充物也可不同组合,山楂粉、苦瓜粉、薄荷粉是为了调色。

  为了躲避追查,吴荣处处小心,他在广州、深圳分别注册了一家假公司,留下假电话。他前后有近10个手机号,且频繁更换。他只有微信号是真的,和下线通过微信联系、交易。他制定了自己的原则:不见面、不通话,不透露真实姓名、手机号、地址,先付款转账,再生产、匿名发货。

  每当听到“风声”,吴荣和张萌都会很警觉。如果有人以报警、举报相威胁,他们的销售网络成员就以多倍的价格赔偿了事。有上线被抓时,则以断货为由暂停售卖。

苏州破获假减肥药案惊动减肥药微商8d51c9c.jpg

  7月17日,苏州破获公安部督办假减肥药案,涉案金额以千万计,张萌有所警觉,紧急转移假减肥药并意图销毁,同时让下线逐级提醒微商团队暂时收手。不过7月17至7月19日被抓当天,仅3天时间,吴荣还是卖出数万粒假减肥药胶囊,入账2万余元。

  从警方掌握及吴荣供述确认的交易记录显示,从2017年3月开始到7月被抓,他卖“减肥药”胶囊的微信和支付宝入账超过30万元。娄底警方在吴荣生产窝点查扣假减肥药胶囊60万粒,经娄底市食药监局抽检发现,大部分含有西布曲明成分。

  吴荣生产的假减肥药成本不到1毛钱/粒,对外销售3到5毛钱。据警方初步调查,从2017年3月开始到7月被抓,他累计生产假减肥药胶囊的涉案金额近千万元。而张志朋从吴荣处拿货,二次包装,累计卖出3-4万瓶,价值也超过1000万。假减肥药制售链条庞杂,涉及全国,仅吴荣、张萌二人涉案金额就达2000多万,算上流通和其他环节,涉案金额上亿元。

  吴荣到案后,娄底警方又将张萌的位于南京的另一生产供货商抓获,制假窝点也是位于一处隐蔽的民房内。

这间看起来很普通的民房,就是涉案规模上亿元的假货案源头之一

  (文中刘丽、吴荣、张萌、朱凌均为化名)

(记者 张正磊 胡苏青)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