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国内频道  >  社会百态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女子剖腹产后体内疑现纱布 医生称系手术后塞入

2016年12月22日 09:45:26
来源:京华时报
记者 姚锦玥 编辑:邱令璐

  家住丰台区的章先生反映称,其妻子在北京一家三甲医院剖腹产生下一名女婴,一个多月后发现体内有疑似纱布的异物,该院医生称纱布系由下体塞入后未取出。章先生昨天表示,因对医院前期服务较为满意,医生也比较负责,打算放弃追究医生责任,拟与医院协商解决此事。

  京华时报记者姚锦玥

  体内发现黄色异物

  据家住丰台的章先生反映,10月28日中午11点35分,其妻子温女士在北京一家三甲医院剖腹产后诞下一名女婴,此后一直感到下体恶臭。12月19日下午,章先生带着妻子去该院复查,临床诊断为盆腔炎,并开具了相关药物用于治疗。章先生提供的当日彩色超声诊断图像及报告显示,“超声描述”一栏有“宫腔分离”字样,“超声提示”为“产后子宫宫腔积液”。

  而据温女士表示,19日晚临睡前,其在下体填塞了医生当天开具的软胶囊。次日她在上厕所时感到下体有东西掉下,同时伴有疼痛感,随后发现了黄色的异物。经过查看,发现其下体里疑似有整团的纱布,而且已经泛黄。

  温女士称,生完女儿其例假结束后,下体一直分泌一种黄色的东西。据其回忆,十多天前,其曾在洗澡清洗下体时,感到下体有异物,“摸起来像个木片,沙沙的,但因为看不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用药之后可能是药物起了润滑作用,纱布几乎滑出,才被看见。

  让章先生及其家人不能理解的是,就在发现前一天患者还去医院做了检查,但并未查出异物。章先生称,当天医生并未使用探照灯查看,“我妻子还跟医生说了她感觉下体有硬物,如果能拿灯照一下,也能及时发现。”

  家属希望医院给出解释

  21日上午,记者来到章先生家。温女士告诉记者,她今年3月份怀孕的,孩子10月底出生的,是仅仅怀孕7个多月的早产儿。从医院提供的手术记录单可见,术后诊断为“剖宫产娩一女活婴、部分性前置胎盘、胎盘植入、胎膜早破、早产”等。

  温女士的婆婆称,媳妇生产完后一直吃不下饭,人很瘦,家里买了很多补品也未见成效,“不知道是不是纱布引起的。”

  章先生表示,妻子今年30岁,怀孕后发现胎位前置,出血较严重,属于高危产妇,再加上孩子早产手术风险大,其前后在该院住院3次,加上手术费用,前后花费十余万,家中已是负债累累,“实在负担不起取纱布的费用和后期的治疗费用。”

  章先生称,因为纱布在体内存在了一个多月,他担心会给妻子留下后遗症,希望能够在该院医生的陪同下,经第三方医疗机构取出纱布,并由该院承担取纱布的费用以及后期身体检查与治疗费用。除此之外,章先生表示,需要医院向其解释清楚纱布为何残留在下体内,复查时为何未查出这一情况。

  医生称纱布系术后塞入

  12月21日下午,记者以患者亲属的身份陪同章先生来到该院医患办公室。该办公室一肖姓负责人表示,目前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建议患者先到该院产科进行手术,医院会出具相应手术记录及后续治疗方案,家属可全程陪同,异物也可由家属带走。如果患者坚持在第三方医疗机构取出异物,院方需与医生协调时间后指派医生。

  此外,患者在取出异物后继续治疗直至身体康复健康,其间费用需自理,并建议其经北京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或走司法程序进行第三方调解,并作出专业鉴定,在确定责任为院方后,医院承担相应赔偿。

  王医生是温女士生产时的手术助手,昨天下午,在该院妇幼中心产科,王医生在看到家属提供的下体内异物照片后表示,该纱布非手术时遗留在腹内,而是术后从下体塞入的。王医生称温女士因胎盘前置,做剖腹产手术时出血较严重,情况危险,曾在其宫壁和胎膜间放置水囊进行止血,因担心水囊脱落,在缝合伤口后从其阴道口向内塞入纱布。次日他并不当班,由另一名值班医生为温女士取出水囊,他并未提醒纱布情况。

  该医院产科的庞主任表示,可能是医生交接班出现失误,但目前不敢确定,需要温女士来到该院将纱布取出,“我们医院的纱布一看就能认出,医院也愿意配合其做身体检查。纱布是从下体塞进去的,一般来说不会太严重,我们也愿意去为其治疗。”

  患者拟放弃追究医生责任

  21日下午,该院医务处医疗纠纷调解处肖姓负责人表示,已接到妇产科一孟姓主任反馈。随后,章先生来到该办公室,其称已经向妻子反映医生说法,经两人协商决定,不打算向医生追究责任。

  章先生说,自打妻子住院以来,对医院的医疗服务比较满意,孩子出生出院被送往其他医院后,还有医生打电话来询问孩子的健康状况,这次对医院在处理此事的态度上也较为满意。在第二次住院后,其妻子的主治医生换成了王医生,其平时对患者与家属都很细心,较为负责,而其主刀医生朱医生也一直对患者较为关心。虽然这次有所疏忽,但不希望院方因为这件事对两人作出处罚。

  章先生表示,目前家属愿意接受医院的提议,将于22日带妻子去医院取出纱布,后续将根据医院的做法再做进一步打算。

无标题文档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