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国内频道  >  社会百态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父母涉毒三个幼童无人看管 无辜的孩子谁来管?

2016年07月20日 10:01:38
来源:中国广播网
记者 孙强 编辑:张高山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我们常说,孩子是家庭的希望,是祖国的未来。不过在现实当中,年幼的孩子并不都是温室中的花朵,监护人侵害未成年子女权益的事件也时有发生。我们所说的监护人侵害子女权益,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作为侵害,比如说虐待、家庭暴力等;还有一类是不作为侵害,比如说监护人不履行抚养义务。我们都还记得,2013年南京曾发生吸毒母亲饿死女童案,我们今天要说的这件事,同样发生在南京,同样是涉毒家庭。

  近日,有南京听众爆料称,在南京鼓楼区裴家桥小区有三个小男孩经常在小区花园向市民要东西吃,孩子周围没有家长的监管让人十分担心。经过了解,这三个孩子最大的五岁,最小的才一岁半,没有户口,没有上学,他们都来自一个涉毒的家庭。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三个幼童流落在外?当他们的父母亲人无法承担起监护义务,谁来救助这些无辜的孩子?

  裴家桥小区位于南京鼓楼区湖南路附近,记者在小区花园很快找到两个男孩,哥哥今年五岁,弟弟三岁,两个孩子比同龄人矮瘦不少,在居民的指引下记者找到孩子家,位于一楼的屋里阴暗潮湿,破旧不堪,室内温度如同蒸笼,最小的孩子一岁半,正光着身子睡觉,一身的汗,孩子母亲靠在床头打盹,她称家里穷她自己也忙照顾不了孩子,因此三个孩子上户口的事情就拖延了。邻居们说,三个孩子日常几乎没有家长来管。

  “他们每天都在这个广场上,中午三十多度的时候他还是在这个广场上,也没有人管,有的时候我们吃东西的时候给点给他点吃。”

  “天天在这玩,我给他东西吃要糖果什么问我要我给他吃,有时候玩到11点才回来,没人管他,这个小孩我真的为他掉泪。”

  孩子母亲户籍在浦口泰山街道辖区,记者通过街道综治办了解,她因毒品犯罪受到较重的刑事处罚,因为三个孩子尚小,老三刚过哺乳期,目前处于监视居住期,不过街道没有透露具体案情。记者了解,这个家庭支离破碎,孩子爷爷去世,孩子父亲因贩毒吸毒被判处死刑,一年多前夫妻两人办理离婚手续,无处可去的母亲继续带孩子住在奶奶家,孩子姑姑则涉嫌毒品犯罪正羁押在看守所,奶奶患有重病,她说自己根本无力抚养三个孩子。

  奶奶说,自己有心脏病,糖尿病肾病,血糖高血压高,脑梗,还做了两个支架,不带小孩都累,没有劲。孩子妈中午从来不烧,奶奶在街道食堂打饭,带他们吃一点,多带一口。

  记者找到孩子的外公外婆,因女儿难以管教,多年前两位老人与她断绝往来,他们拒绝抚养、教育三个孩子。目前,虽然孩子可以和妈妈住在一起,但是妈妈经常莫名消失,孩子至今没有户口,因此无法上幼儿园,五岁的可可(化名)说,他特别想上学。

  记者:你想不想妈妈?

  可可:想了。

  记者:妈妈去哪儿了?

  可可:妈妈走了。

  记者:想不想上学呢?

  可可:想,有老师和玩具。

  前不久,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2015年毒品案件审判白皮书》显示:女性涉毒犯罪呈逐年上升趋势,2015年涉毒犯罪女性有25人,而目前我国相关法律法规对哺乳期妇女毒品犯罪有人性化的规定,如不强制戒毒,怀孕不判死刑等,南京乐行公益服务中心主任,公益律师李晓霞表示,监视居住期结束后,孩子的母亲依然面临处罚。

  李晓霞表示,从立法的角度考虑他主要指胎儿,考虑到刚刚出生的婴儿需要哺乳,主要是以儿童利益最大化为原则,来制定这个政策,但是不代表不给她处罚,无期徒刑或有期徒刑,强制措施仍然是对她适用的。

  鉴于这个家庭情况,记者紧急联系了南京三家未成年人保护机构联合救助,最小的孩子由南京爱之翼儿童公益服务中心与母亲签订协议后,采取紧急带离照料措施,两个稍微大一点的孩子由南京鼓楼区惠仁社工服务中心协助家庭监管,南京同心未成年保护中心则迅速展开父母案情评估等工作,惠仁社工中心项目主管高静表示,这个家庭已经不适合孩子成长。即使她的母亲和孩子在一起,她也无心去管教这些孩子,如果继续放任小孩子不管,继续和母亲待在这里的话,小孩子他的行为习惯会慢慢会恶化。

  母亲如果被继续处罚,双方家庭又无力抚养,三个年幼的孩子该怎么办?记者情况反映给鼓楼区民政局,该局召集了街道、社区紧急开会,决定对这个家庭启动调查救助工作,副局长许银虎说:“政府该做的我做到位,比如上学我联系学校这都不是问题,如果说小孩户口放到鼓楼这个地方,街道这个层面跟派出所要对接沟通把户口处理掉。”

  针对类似家庭中的孩子,有人提出了“毒二代”的概念,主要是指因家中父母等长辈实施与毒品相关的各种违法犯罪,而被伤害或者生活被改变的年轻人,特别是未成年人。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社会学院教授邱建新表示,这些未成年人需要有社会监护来托底,才能避免今后走上父母的老路成为“毒二代”。

  邱建新表示,吸毒家庭的困境儿童和一般家庭的困境儿童相比,他有他的特殊性,无论小孩生存的危险性来讲的话,生存的机遇来讲的话,这个危险性要高于其他类型的困境儿童,在吸毒家庭儿童生存问题上面,南京这个城市发生过江宁“乐燕事件”,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政府应当紧急进行干预。

  让未成年人生活在“毒二代”的阴影之下 ,显然是有失公平的。当家庭丧失监护能力时,在法律层面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这些无辜孩子的抚养和安置问题呢?

  根据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只有“孤儿、无法查明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以及其他生活无着的未成年人”,才由民政部门设立的儿童福利机构收留抚养,那么这些孩子似乎又不符合进入儿童福利机构的条件。

  2015年1月1号,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开始实施。明确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出卖、遗弃、虐待、暴力伤害未成年人,有吸毒、赌博、酗酒等恶习,或胁迫、诱骗、利用未成年人乞讨等7种情形,都可被剥夺监护权。假如涉毒父母被剥夺监护权,孩子又该如何安置呢?今年5月31号,最高人民法院通报12起关于侵犯未成年人权益而被撤销监护人资格的典型案例,发出强烈的信号:孩子不仅仅是家庭的,孩子也是国家的,应当探索确立国家监护制度。最高法研究室副巡视员马东表示,通过对这类案件的审判,确定了当父母拒不履行监护责任或者侵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时,民政局作为社会保障机构,有权申请撤销父母的监护权,使受到家庭成员伤害的未成年人也能够得到司法救济。在未成年人其他近亲属无力监护、不愿监护和不宜监护,临时照料人监护能力又有限的情形下,判决民政局履行带有国家义务性质的监护责任,指定其作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对探索确立国家监护制度作出大胆尝试。

  毫无疑问,通过法律手段,将儿童的监护权从不具备监护资格的监护人手接过来是十分必要的,但更重要的是建立完备的儿童福利制度,这也需要全社会的共同配合,为儿童的发展提供全方位的福利和保护。最高法研究室少年法庭办公室调研员岳琳指出,学校、医院、村委会、社会服务机构等单位,还有工作人员,发现未成年人受到监护侵害的,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或者举报。我们主要是想向社会发布一个信号,就是未成年人保护的案件一定是全社会共同配合,才能把这个工作做好。(江苏台记者孙强)

无标题文档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