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   绵阳   德阳   自贡   攀枝花   沪州   广元    宁      乐山   南充   宜宾   广安   达州   巴中   雅安   眉山      阿坝   甘孜   凉山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 :四川新闻网 > 国内频道 > 最新消息 正文

陕西省林业厅官员到现场还原拍摄华南虎情境


【http://www.newssc.org 】  【 2007-11-12 06:13 】 【来源: 中国新闻网


  陕西林业厅关克称:找到所有拍摄点,全部进行了还原

  关克

  11月8日,国家林业局新闻发言人曹清尧宣布调查组即将赴镇坪考察华南虎状况。11月9日,美《科学》杂志刊登华南虎争议照片,并指出要确认华南虎的存在,必须要找到其毛发以及粪便等进行DNA鉴定。同时,网友们也为中科院植物专家傅德志拒绝考察展开激辩,认为“现场模拟拍摄是最经得起检验的证据”。

  而在这个时候,被傅德志指称是造假主谋之一的陕西省林业厅信息宣传中心主任关克等人已悄然来到镇坪县,开始了调查工作。关克称:“找到所有拍摄点,全部进行了还原。”他将把考察见闻写进博客里。

  当地人称听到虎啸声

  11月9日,从西安驱车八九个小时,我们到达镇坪县城已经是晚上9点多钟。

  摸黑进入华南虎出没之地,本身已经颇有几分神秘感,一下车就听见县林业局长覃大鹏说,10月21日晚上11点多,有不少人在县城里听见了虎啸声。

  据老猎人讲,华南虎的啸声可以传到5至10公里之外,而且距离越远听得越清楚。由于最近一段时间正是华南虎一年中的第二次发情时节,此后几天里我在走乡串户的过程中,不断接到群众听见虎啸的反馈,有些地点相隔十分遥远,看来,当地存在华南虎种群的说法绝非空穴来风。

  11月10日早上6点多钟,我们摸黑起身,匆匆吃了一点早饭赶到周正龙家。自从10月12日的新闻发布会之后我和他是第二次见面,他愣了一下才想起我是谁,简单握了握手,倒是对同行的陕西师范大学教授于晓平格外热情。他说,“要不是听说于教授来,我今天不会陪你们上山。”(后来才知道,他和于晓平之间有着特殊的渊源,他之所以上山拍虎,和这位陕西华南虎调查队的于教授有很大的关系。)

  现场附近发现幼虎粪便?

  进山的路较为陡峭,一路上我们走走歇歇。深秋时节,山路上的落叶几乎没过脚面,绝大部分是栎类植物(橡树),落叶底下铺满了厚厚的一层橡子,稍不注意就会滑倒。

  县林业局野生动物管理站副站长李骞顺手从路边折下几片栎类枝叶,用卷尺测量,长度超过了30公分。

  我们走了将近4个小时,快要到达现场的时候,周正龙发现了地面上不寻常的痕迹,并且找到了大型猫科动物留下的粪便,看起来非常新鲜,里面还可以见到未被消化的猎物毛发(猫科动物在排泄后会有掩埋粪便的习性,所以很难找到它们的粪便,从眼前这个粪便完全暴露以及其新鲜程度,我们判断它是受到我们的惊扰而仓促离开)。

  这条从中间断为两节的粪便加起来长约16厘米,这个长度类似虎的粪便。只可惜它还不够粗,我们初步分析可能是一只金钱豹或者云豹。这个位置距离拍摄老虎的地点还不到100米。

  周正龙说,很可能是只小虎仔。

  如果这样的话,周正龙拍摄的是一只虎妈妈。他还告诉我,曾经在这一带见到过一只小虎仔。“大概这么长。”他张开双手比划。

  爬上一面缓坡,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片高地上的乱石堆,四周开阔平坦。这时周正龙说什么也不愿意向前走,他对我示意:“你先过去看看,那里卧没卧东西?”

  闻听此言,我顿时毛骨悚然。

  模拟原始数据还原情境

  为了认真细致地完成这次调查工作,我们在现场足足逗留了两个多小时。期间,周正龙不断催促说,这里太危险,赶快离开。偏偏这个时候突然刮起一阵阴风,夹杂着刺耳的风声,从附近树林里传出类似动物搏斗的声音,周正龙急忙起身四处寻找。过了一会儿他回来说,老虎可能就在500米范围内。

  我四处寻找周正龙有可能的拍摄位置,以及虎的位置。我通过照片中的岩石和树木等地标物进行定位,初步确定出老虎当时卧的位置(这是一片洒满阳光的松软草地,由于一个多月时间里地表植被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难以做到更精准的定位)。随后,我成功地找到了周正龙拍摄每一张数码照片的机位,并且用他使用过的佳能400D数码照相机和标配镜头,模拟原始拍摄数据,对照随身携带的图片逐一拍取了同样的场景照片。

  通过现场模拟看出,周正龙横向移动大约1米,纵向移动大约5米。那只虎的位置在一个相对高的缓坡面上,拍摄点有一大堆岩石可作掩护,当他俯下身子,虎基本上看不见他,这是一个绝佳的拍摄位置。

  粪便将进行DNA鉴定

  在拍摄位置旁边的岩壁上,有一个顶端开放的洞穴,这也是周正龙的隐蔽点和机位。他告诉我说,这里是老虎休息的洞穴,我开玩笑说,你这叫深入虎穴。说话间,他拨开落叶显现出两个硕大的虎爪印,在爪印旁我们发现隐藏在落叶下的一大堆肉虫,它们的长度一寸有余,足有上百只紧紧挤成一团。我们猜测这里要么是老虎遗落的食物,要么就是粪便,于教授捉了几条虫决定拿回去检验。

  下山的时候周正龙告诉我,那天拍到照片后,他一路跑下山,并且不断向身后张望,当时总感觉那只虎就跟在身后。

  于教授采集了那些粪便的样本,希望能在实验室里找到粘连的肠黏膜细胞,以便进行DNA鉴定。而随着国家林业局华南虎科学考察队的进驻,将会有一批红外触控摄影器材安装到这里,追拍老虎的踪迹。

  周正龙看来给虎吓坏了

  通过我们用卷尺测量的数据显示,周正龙和那只老虎之间最近的拍摄距离竟然只有15.5米。(回来以后进行照片后期分析,发现我们定位在虎的位置参照物——一张A4纸,画面比例略微有些偏大,这说明最近拍摄距离应该比丈量的更远一些。)最终打破这种僵局的,是周正龙脚下的一根枯树枝。它断裂时发出的脆响,惹来一声虎啸。

  周正龙翻身滚到岩石背后,以为这次肯定要完蛋了。等他清醒过来,虎已经没了踪影。

  “当时,那个东西一瞪眼睛,一甩耳朵,我想今天大概活不成了!”周正龙回忆说,这些经历给他带来无尽的噩梦。记得他第一次在我办公室叙述当时的情景,我举着一张冲洗成7寸的华南虎照片问他,他竟然在刹那间扭过头去出现应激反应,声称见不得“那个东西”。

  他爱人告诉我说,从拍虎回来到赴西安参加新闻发布会之前,周正龙每天晚上睡觉时都会在半夜里抽搐,他一闭上眼睛就看见老虎。

  看来,这个一向不怕虎的英雄好汉,这次真的被虎吓坏了。

  周称差点拍到老虎喝水

  至于周正龙何以产生拍摄老虎的想法,这和华南虎调查队的专家于晓平有关。陕西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的于晓平教授是周正龙所见过最有学问的人,他带来的许多生物学知识,让周正龙佩服不已。

  周正龙作为华南虎调查队的向导,经常和于教授一起进山。看见调查队的专家们那么渴望拍到老虎照片,周正龙说:“只要给我一台相机,保证你们拍到老虎。”见没有人搭理,周正龙觉得很没面子。这时,于晓平鼓励他,你要是能够拍到老虎照片,将会得到一笔巨额奖金。

  9月28日,周正龙打电话给李骞,说是在山上发现一些情况,要李骞跟他一起上山看看。原来,就在前一天,周正龙再一次跟踪到那只华南虎。他后来回忆说,当时一直下毛毛雨,他看见那只虎弄了一头不大的野猪,走进半人高的草坪。他环绕草坪走了一圈,没有发现其它脚印,断定虎就在草坪里。他蹑手蹑脚地慢慢向中间搜索,当时雾气很大,能见度只有几米远。当他看见那只虎的时候,它正背对着朝向另一个方向。他急忙掏出照相机,可是快门怎么也按不下去,原来是被雨水淋坏了。他沮丧地收起相机,悄悄退出草坪。这时,他看到了映在泥沼里那两个清晰硕大的虎爪印。

  听他这样说,李骞弄了点白水泥,第二天就跟着老周上山了。他随身携带着动管站的照相机,却不知被谁调成摄像模式,他只拍摄了短短几分钟就把存储卡用完了。但是从这个录像片断,可以清晰地看出泥沼里的虎爪印,以及他们制作脚模的过程。

  制作这个脚模之后的第四天,周正龙就在旁边山坡上拍到了这只虎。

  周正龙是在上午9点多钟找到那只老虎行踪的。说起当时的情景,他至今一直后悔不应该在坡下吃点心。“那个沟边地势很开阔,当时如果不吃点心,肯定能拍到老虎喝水的镜头,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怀疑了。”他懊恼地说。

  来源:新快报

编辑: 肖伟 [发表评论]   [进入论坛]   [打印本页]

 

关于我们 | 服务范围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专家顾问团 | 网站招聘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法典律师事务所 | 总编邮箱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2005 四川新闻网版权所有 ICP 川B2-20030058
本网站加速由统一加速器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