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   绵阳   德阳   自贡   攀枝花   沪州   广元    宁      乐山   南充   宜宾   广安   达州   巴中   雅安   眉山      阿坝   甘孜   凉山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 :四川新闻网 > 国内频道 正文

专家称台湾当局“入联”一场政治闹剧


【http://www.newssc.org 】  【 2007-09-26 11:03 】 【来源: 人民网


  日前,第62届联大总务委员会拒绝所谓“涉台提案”,但是陈水扁当局并不甘心,叫嚣“持续奋斗”,要继续在国际上兴风作浪,在岛内操弄“入联公投”。人们要问,陈水扁当局搞“入联公投”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为此,记者采访了两位法学专家:外交学院国际法研究所教授秦晓程和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莫纪宏

  台湾没有资格加入联合国

  记者:台当局不断叫嚣要“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从国际法的角度看,台湾有加入联合国的资格吗?

  莫纪宏:台湾提“入联”是荒唐的,是一场政治闹剧。台湾问题的产生,是因为历史上中国的内战。台湾从来就不是一个国家。1971年联合国2758号决议已经明确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唯一合法代表。国际社会承认一个中国,其中最重要的内容就是台湾是中国领土,是中国的一部分,国家的主权领土不可分割。所以台当局既不可以代表中国,更不存在单独加入联合国的问题。

  众所周知,《联合国宪章》明确规定,只有主权国家才能申请成为联合国会员国。“会籍普遍性原则”也是以主权国家为基础的。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根本不是主权独立的“国家”,没有资格以任何名义加入联合国,因而根本谈不上适用“会籍普遍性原则”。世界上任何主权国家都不会同意本国的一个省或地区,参与只有主权国家才能成为会员的联合国。事实上,迄今也没有一个主权国家允许其一个部分向联合国提出入会申请。台湾当局在明知不可为的情况下仍然要顽固地推动“台湾入联”和“入联公投”,其用心是不言而喻的。

  秦晓程:从国际法角度看,《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和《日本投降书》构成了完整的国际法律文件体系,明确规定了把日本从中国窃取的台湾归还中国。此后,中国政府派员收复台湾,并昭告世界,台湾重新纳入中国版图,重新作为中国的一个省。对于中国政府的上述收复失地的主权行为和以后的持续统治,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提出异议。此后中国的内战虽然导致了两岸间不正常的隔离,但丝毫没有改变台湾属于中国的法律地位和事实状态。

  从国内层面看,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台湾作为中国的一个省,是两岸的法律或文件所共同规定。同时,台湾属于中国,并由作为中国人民一部分的台湾人民来控制和管理,坚持反对“台独”,反对分裂国土,也是两岸长期的共识和维持台海和平稳定现状的基石。

  从国际层面看,台湾属于中国的一部分的法律地位具有坚实的法律和牢固的事实基础,是无懈可击的铁案。这种地位得到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尊重和支持。即使是被“台独”势力视为所谓靠山的美国和日本,对于台湾属于中国的这一地位也予以承认并承担了相应的法律义务。如1978年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明确规定坚持《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立场。该第八条规定的是《开罗宣言》的各项规定(包括台湾归还中国)必须得以实施。中美之间的一系列法律文件中,也明确规定,美国承认中国的立场,即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对此美国政府不持异议。

  可见,至少我们可以说当郑成功收复台湾之后,除了《马关条约》后日本窃据台湾50年以外,其他的时候台湾作为中国领土一部分的地位没有动摇过。

  联合国是由主权国家组成的一个国际组织,中国是联合国的创始成员国。台湾作为中国主权下的一个地区,不能够加入联合国这样的组织,也不能够加入其他任何由主权国家组成的国际组织,包括联合国的附属机构。所以台湾所谓要加入联合国,这完全是一种政治上的伎俩,也是一种赤裸裸走向“台独”的行径。

  台湾不具备主权国家要件

  记者:日前台湾当局出台了一个所谓的“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之公民投票”说帖,声称根据《蒙特维多国家权利与义务公约》,台湾符合所有作为主权国家的要件。

  秦晓程:这是台湾当局又在拉大旗作虎皮,偷换概念,混淆视听。首先,《蒙特维多国家权利与义务公约》,是1933年第七届泛美国家组织大会上通过的一个区域性的条约。其中第一条规定了作为拥有国际法律人格者的国家,应当具备的四个条件:即定居的居民;确定的领土;政府;和参与国家间关系的能力。

  虽然该公约作为区域性的条约,并没有普遍的约束力;同时,对于该公约所规定的四个条件是否是构成国家的充分条件以及在其中某些条件的理解上,还存在一些争论。但是,上述条件为我们判定一个实体是不是能够成为具有国际法律人格的国家还是提供了一些参考。我们对照上述条款,也可以发现:台湾也完全不具备所规定的条件。

  第一,定居的居民。众所周知,在台湾定居的台湾居民,是中国居民的一部分,他们拥有的是中国的国籍。根本不存在中国台湾地区居民之外的独立的“台湾国国民”。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战的遗留问题。能够维持基本的和平局面,也是因为台湾当局特别是两蒋时候所坚持的一个中国原则,包括海峡两岸的人民都同属同一个国家这样一个原则。

  第二,确定的领土。台湾没有自己的领土。国际法上的领土是主权下的空间。台湾的主权属于中国,台湾地区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只有自己地方性的土地,没有国际法意义上的独立的领土。“台独”分子似是而非地说:我们居住在台湾,这就是我们的领土。这是故意混淆概念。按照这样的逻辑,那么,福建人民住在福建,高雄人民住在高雄,加利福尼亚人民住在加州,福建、高雄、加州是否都成为了拥有自身领土的国家?结论显然是否定的。

  第三,政府。这里所谓的政府,应该是具有主权代表性的政府。台湾当局实际上已经从一个被推翻的、主张仍然作为中国主权的代表者、并对中国一部分领土进行实际控制和管理的前政府,蜕变为一个仅具有对中国一个地方进行管理和控制的地方性当局。它不能也不是一个具有主权代表性的政府。更为重要的是,对该地方管理和控制得以实施的根本基础之一,就是承认和坚持一个中国,即坚持中国的台湾由中国的台湾人来管理。否则,如果试图把台湾从中国分离出去,危及中国的领土完整,那么,两岸的法律和规定以及全中国人民都决不能容忍,必然会导致坚决的反对行动,结果必然是,台湾当局的这种实际的控制和管理将随之土崩瓦解。

  第四,参与国家间关系的能力。这里的参与国家间关系是指对主权国家之间关系的独立的、全面的参与。台湾显然不具有这个条件。台湾目前所能参与的所谓“国际交往”有以下三类:一类是盗用中国的国际法主体资格,以“中华民国”的名义进行的。包括与20几个所谓邦交国的“外交”关系。第二类是中国大陆在作为主权国家的代表者参与后,考虑到台湾同胞的实际需要和两岸目前的状况,经中国政府与有关国家或国际组织达成协议后,做出某些特别安排允许台湾以中国地方的名义进行某种参与。这类情况最多的体现是经济贸易领域;第三类是非政府或民间的一些跨国交往。台湾当局仅以非主权的、地方性的身份参加。

  我这里想特别提请注意的是,对于那些完全是由主权国家或中央政府参与的国际组织或国际关系,如联合国,台湾没有也根本不可能参加。

  可见,台湾参与国际社会的活动,是作为中国的一个特殊地区,在中国主权的框架下进行的。换句话说,现在国际社会中,中国是一个国际法主体,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当局所有参加的这些所谓的国际活动,都是要受这样的一个原则的限制的,根本没有独立全面参与的资格。

  综上,台湾当局在上述四个方面,采取拉大旗作虎皮、偷换概念、歪曲事实、似是而非等各种伎俩,试图达到蒙蔽视听,自欺欺人,进而获取私利,分裂国土的目的。但通过上述的分析,可以看到,台湾根本不满足构成国家的任何条件,也更确凿地证明了台湾没有主权,更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中国的一部分。

  “入联公投”误导并裹挟民意

  记者:陈水扁当局说“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公投”,是一种反映民意现实的做法。那么“入联公投”真的是民意的体现吗?

  秦晓程:可以从三个方面来分析:第一,所谓“入联公投”的内容,岛内外媒体都有分析,它是包装“台独”,实际上是一种欺骗性的东西,用来误导民意,就是说他把台湾同胞希望在社会生活中当家做主,希望有更大的发展的善良愿望,引导或者是裹挟到所谓的“入联公投”里面。其实,正如人们普遍认为的,岛内最大的民意,是求稳定、求和平、求发展、反贪腐。而陈水扁恰恰罔顾民意,执意挑起族群和两岸争斗,以达到个人或集团私利。第二,所谓的民意,在有些情况下,并不是人民意愿的真实反映,它可能被一些人操作,也可能被一些人裹挟,甚至被一些人愚弄。一些别有用心的政客,完全可能从环境的营造、表达方式的设计、表达结果的策划等环节上做手脚,甚至使用威胁恐吓迫害的手法,巧取豪夺,把自己的意志包装于市、强加于民,成为所谓的“民意”。比如当年的希特勒,他当时也是在裹挟民意,用所谓民粹的方法,践踏了整个法治,实现了他所谓代表德国的民意,最终给德国人民、给世界人民都造成了非常惨重的灾难。我觉得陈水扁当局今天的作为,也值得我们高度警惕。第三,所谓的民意,还有一个范围的问题,即小民意和大民意。在决定一个国家的一部分是否能够从一个国家分离出去这样的问题上,决不能仅由某个地区的人们来决定,而排斥这个国家大部分人的决定权;也不能罔顾国际法在内的人类法律制度而制造仇恨、为所欲为。如果一个村庄的人们受到煽动,决定脱离一个国家或加入联合国,再辅以公投就能实现,那么陈水扁何不先在其家乡官田乡试试。因此,决定台湾的前途和命运这样的事项,是全中国人民的权利,显然必须要由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13亿中国人民的共同的民意来决定,才是真正的合法理,顺民意。

  操弄“入联公投”的险恶用心

  记者:台当局操弄“入联公投”,目的何在?

  莫纪宏:在目前国际社会普遍认同一个中国原则的前提下,台湾当局因此绞尽脑汁想出个“入联公投”的办法来,企图巧妙地通过法理程序来回避“台湾独立”这个敏感的话题,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第一,台湾当局要把台湾从祖国分离出去,首先要在法理上宣布“台湾独立”,完成“台独”的法理程序;然后,再通过各种方式打入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加入的国际组织,以获得“台独”的法理效力;最后,在完成“台独”的法理程序基础之上,彻底从祖国分离出去。这是“台独”势力的如意逻辑。但是,“台独”势力企图将台湾从祖国分离出去的第一个步骤,也就是通过法理程序宣布“台湾独立”的路子是根本走不通的。所以,他们就想通过从法理上跨越宣布“台湾独立”这个步骤,直接操作“台湾加入联合国”的方式,来回避“台湾正式宣布独立”这个法理难题。台湾当局也希望通过“入联公投”这个动作来阻止大陆《反分裂国家法》的启动程序,争取在“法理台独”上占有主动和先机。

  第二,台湾当局将“入联”与“公投”捆绑在一起,带有很大的冒险性。一旦得逞,“台独”势力就可以利用公投结果来大做文章,企图要挟和胁迫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性政府组织接受其加入申请,乘机拓展“台独”势力的国际活动空间,公开地与一个中国原则相对抗。

  第三,即便“入联公投”没有获得成功,但只要“入联公投”程序一启动,就意味着“法理台独”已经完成。因为按照正常逻辑,“统独公投”应当是“入联公投”的前置程序,但是,如果“入联公投”付诸行动了,那么,即便不成功,今后也就不用再举行什么“统独公投”,只需要直接进行“入联公投”就行了。台湾当局拼命打“入联公投”这张牌,用心险恶。

  中国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奉劝台湾当局不要自作聪明、玩弄政治伎俩,搞“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手段,因为分裂祖国的阴谋活动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07-09-25第03版)

编辑: 宋俊梅 [发表评论]   [进入论坛]   [打印本页]

 相关报道

 

关于我们 | 服务范围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专家顾问团 | 网站招聘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法典律师事务所 | 总编邮箱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2005 四川新闻网版权所有 ICP 川B2-20030058
本网站加速由统一加速器提供